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绣春刀】【修炼】以色事君

早春不料峭:

以色事君,又名《保洁小哥报恩记》【。




丁修X沈炼,现代AU


今天的早春依然没吃药,萌萌哒


我们的目标是:就有病,就不治!




其实我现在说它是篇齁甜的带有实质性剧情的文你们信吗【。


以上。






1。




“我叫丁修,我每天都是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一个巨帅无比的金主,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我只希望能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钞票。”




沈炼被吵的睁开眼,离他不远处电脑桌旁边,一个穿紫色真丝睡衣满头卷毛的男人正在冲电脑上头架着的摄像头砸钞票。




满眼粉红粉红的,让沈炼头一炸一炸的疼。




“我只是个被包养的保洁小哥,我的金主他只看上了我的肉体,而我爱他,我渴望他也同样的爱我,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每次我向他诉求爱意的时候,他就只会给我钱。很多很多钱。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钞票——哎疼!”




那个男人一手捂着头,一手拎起刚刚沈炼没忍住砸过来的手表,朝摄像头前晃了晃。




“你们看,我没说错吧,他只会给我钱,呜呜呜这表值好几百万呢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沈炼坐起身靠在床头,压力山大的点起一支烟压压惊,半支烟后从缭绕的烟雾里探出个脑袋,一双溜圆的大眼简直要发光似的盯着他,吓了沈炼一大跳。




“……你干什么。”




这人没答,用手圈住沈炼拿烟那只手的手腕,挪开了唯一的障碍,再凑上前去亲沈炼的嘴唇,轻轻地磨蹭着,半晌半沈炼有些发急了要推人,才感觉到一颗甜丝丝凉飕飕的糖球滑进嘴里。




“沈总,利咽糖,您看我服务还周到吗?”




2。




“老三,你师兄到底看上我什么了,我改行不行?”




第五十八次。靳一川记着数,揣着满怀的同情和怜悯,给沈炼递上一杯自己刚煮好还没来得及喝的咖啡。




“二哥你就饶了我吧,我对我师兄一点儿也不了解,除了喜欢钱和是个基佬以外,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沈炼恹恹地瞥了靳一川一眼,端起咖啡一口气喝个底朝天。这几天他忙的要疯,丁修依旧死缠烂打,所幸这浑人还知道看脸色没玩儿的太过,但如同今早般时不时的惊吓,还是让沈炼感到心好累不能爱。




“他最近竟然摸到一个什么二奶网,跑里面跟一群被包养的女人们炫富,你师兄他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沈炼抱怨声响起的时候靳一川正在喝给自己倒的第二杯咖啡,很不厚道的喷了一咖啡机,然后在沙发上笑的打滚,直到看见沈炼抄起汉白玉镇纸准备砸的时候,才赶紧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揉了揉脸正色道:




“二哥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就是在包养他。”




沈炼的眼神变得凶神恶煞。靳一川向门边倒退两步,秉着革命般的钢铁意志,又补充了一句:




“我觉得这年头像二哥你这样花钱、花钱、很舍得花钱包养小白脸的男人不多了,我想我师兄也是这么想的,我先出门了二哥你自便!”




3。




其实想搞清楚沈炼和丁修的关系也不是太难。概括起来大概就是一个基佬去一个基佬常去的地方喝酒然后和一个不太认识但有点脸熟的基佬滚了个床单互相觉得不错就留了联系方式时不时再出来滚个床单直到有一天在熟人的办公室里见到了这个基佬才知道是熟人的熟人。然后就悲了个剧了。




基佬私下约见另一个基佬说原来你这么有钱那我不白跟你滚床了我要傍你这个大款你看我拍的有咱俩的裸照。




另一个基佬用钱包里所有的钱甩了基佬一脸,说拿了钱快滚。




基佬揣好了钱之后死搂住另一个基佬不放说你花钱买我一晚我不能走,我既然做了这一行我就要做个有职业操守的money boy,你赶我走就是瞧不起我,瞧不起这个伟大的职业。




另一个基佬说滚我没兴趣花钱买操。




基佬立即趴下撅好,那您请,不过轻点儿人~家~可是第一次哟~。




另一个基佬被这句话恶心的一晚上都没硬起来。




4。




至于沈炼怎么肯放人进家里住,这事儿大概是得怪靳一川。这小子他交了女朋友之后丁修就不肯再在他家住下去,靳一川说给他买房子他也不要,点名道姓说:




“你是不是有个拜把子哥们儿叫沈炼的,你给我送进他家里去,不然我每天都在你门口听墙根儿,你别想硬。”




靳一川苦笑说师兄你饶了我吧我二哥他不接待陌生人。




丁修摇了摇头笑成一朵花:“我们不是陌生人,你二哥正包养我呢。”




靳一川吓得后退三步,师兄你、我、你你你、二哥他、他他、我二哥怎么能看上你这样的人!




丁修拿胳膊死死勒着靳一川的脖子给人胖揍一顿:“你小子不要命了,你师兄我怎么样的人了?!我怎么样的人了?!我不帅吗?!个子不高吗?!腿不长吗?!身材不好吗?!发型不靓吗?!人不风骚吗?!不像是会勾引男人的人吗?!”




靳一川心说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然后带着丁修敲开了沈炼家的大门。




5。




沈炼那天其实是发烧了,他正睡的昏天黑地被夺命连环CALL从床上叫起来开门,开了门也没注意看是谁,自顾自的往楼上走,结果被地毯绊倒,摔的七荤八素。俩人赶快把人弄床上躺着,又忙活一晚上,终于沈炼身上不滚烫了,丁修才跟靳一川下楼。




靳一川换好了鞋才发现丁修还光着脚,他问师兄你咋不换鞋。




丁修抹着眼泪说好师弟,师兄就算被人包养也不会忘了你对我的好的,你走吧,走出这金钱堆砌飘满铜臭的房间。




然后一脚把靳一川踹出门外,关门落锁。




第二天沈炼醒的时候闻到家里有皮蛋瘦肉粥的香味,他花了大约两分钟去思考是什么时候叫过外卖还是进来的贼良心发现给自己叫了外卖,后来隐约想起来昨天下午是来过两个人。




起床,穿衣。沈炼的心态不错,反正他家除了房子和家具比较贵,其他没什么太值钱的东西。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罢了。这么想着往外走,路过电脑桌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杯子里有热水,旁边还摆着一粒消炎药,三片感冒药和一张小纸条。




上书:沈总,病没好,药不能停。爱你的丁蜜。




沈炼心塞的半天喘不上气,然后那个令他感到心塞的人就出现在了卧室门口,手里拿着两颗鸡蛋和一柄锅铲,红口白牙的冲他笑。




沈炼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丁修笑嘻嘻的说:“你开门放我进来的。”




沈炼简直想爆粗:“我开门放个屁都不会放你。”




丁修往前走了两步,把下巴搁在沈炼肩膀上,磨砂质感的声音刮得沈炼耳膜发痒。




“那沈总就当我是个屁,你花钱养我,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炼拿手推他,他软塌塌的往后面墙上倒,摆出一副客官你想要什么姿势的表情和态度面对沈炼,沈炼点着他身上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围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丁修,你想讹钱,就给我说个数,我一次付清。”




丁修立即垮下脸委屈得不行,甚至眼眶和鼻尖都红了,他瞪着沈炼不放,差点让沈炼产生一种自己大概可能也许不小心伤害了这个不速之客的玻璃心的错觉。




“皇上,您这是不要臣妾了吗?臣妾做错了什么惹皇上不快,皇上您也让臣妾死个明白啊呜呜呜~”




丁修捏着嗓子假哭着扑进沈炼怀里,沈炼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差点没背过气。他忍不住想今年自己三十六岁本命年还没出过大事儿,还侥幸以为小时候那个算命的算出来的本命年必遭灾已被伟大的唯物论打败,没想到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马恩都他妈是错的。




信了他的邪。




正想着,一股糊糊的味道飘了进来,丁修惨叫一声撒手往厨房冲,他一扭身沈炼也差点惨叫出来——




我操丁修你围裙里敢不敢多穿一块布!!!




6。




但是最终沈炼也没能把丁修赶走,主要原因是丁修做的饭太好吃了,并保证能给沈炼提供一日三餐加宵夜,纯天然无添加无地沟油无劣质鸡鸭鱼肉蛋,比高档餐厅的东西还放心。




那天丁修都被沈炼赶到门口了,哀哀的说沈总你就当在家里养了个厨子不行吗?你负责赚钱,我负责喂饱你,中午给你送饭,晚上加班还给你送饭,加夜班也给你送饭,这么服务齐全的人现在家政公司压根都找不到。




沈炼回想了几秒钟刚刚那顿丰盛的早餐,一愣神间被丁修逮住机会搂着腰毫无章法的狂吻了一通,一路吻到沙发上,吻的彼此都兴致勃勃,浑浑噩噩的来了一发。




事后沈炼因为出了不少汗的原因,感觉浑身舒畅了不少,他穿戴整齐并点了一支烟,从包里摸出张卡扔在丁修胸膛上,说:




“钱按月给你打,饭菜一次不合口味就卷铺盖滚蛋。”




丁修两根指头拈起卡,放在唇边贴了贴,笑成一朵花:“包您满意,沈总。不过这是我作为厨子的工资,刚刚那个您看……”




沈炼又结结实实地摔了他一脸钞票。




7。




家里多了一个人的感觉是不太一样,每天回家看见的是明亮的灯光,换了水的鲜花,和餐桌上热腾腾的饭菜,至少让人隐约产生了一种归属的感觉。




……如果。沈炼想。如果这个端茶倒水殷殷勤勤的人不那么娘炮的话。




在沙发上窝着的丁修穿着紫色真丝睡衣,卷了一头粉色的发卷,一边锉指甲,一边一集接着一集的点播着换汤不换药的宫斗片,见沈炼吃完饭了,一步一扭的走过来往沈炼大腿上一座,非常自然的说:




“要臣妾服侍皇上沐浴更衣吗,还是皇上您更想跟臣妾一起洗个鸳鸯浴呢?”




对此已有些免疫的沈炼对答如流:“洗碗,放洗澡水,不要进来打扰朕。”




8。




不过沈总时常加班,于是大家对拎着饭盒进出沈总办公室的打扮风骚的长发卷毛男产生了不少猜测。但没人往基佬的走向猜,因为他们好像都隐约听说沈总是有女朋友的,身体不好,在首都的大医院治着病,之前还不少小姑娘对沈总有过非分之想,后来时间长了也都纷纷作罢各自找对象去了。于是沈炼在公司的形象除了工作狂外,还附带一个世纪级好男人痴情种的称号。




得知此事的丁修在某天送完饭后窜进靳一川的办公室,把靳一川死死地压在红木桌子上“拷问”此事。靳一川哭丧着脸说师兄二哥的事儿我也不清楚。




丁修捏着他的下巴呵呵一笑,骗鬼呢,你不说我就跟嫣妹子说你是基佬,你跟我早有一腿,你是为了骗婚。




靳一川简直要跪,他朝丁修大吼,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就是毕业之后没跟你一起考研究生吗你都折腾我多少年了你放过我吧行不行!




丁修说不行,当年说好的一起开发新药药不能停的,你转眼就跑来跟别人投资做大老板,你对得起老头子的栽培吗?那就算了,这么多年我也要回本儿了,但是现在你师兄我遇上情敌了你知道吗,我暗恋了多少年的初恋情人就要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抢走了你竟然还给我装傻充愣,你说说干过一件人事儿吗!




靳一川愣住了,他结结巴巴的说:师、师兄,你不会是看上我二哥了吧。




丁修给了他一拳,痛心疾首,养你还不如养头猪!




9。




有些事只能称之为缘妙不可言。




就比如十二岁以前还住一个大院儿的那会儿还不叫丁修的丁修,和从出生起就已经叫做沈炼的沈炼。




还比如说神经病一样的父母打起架来动刀子被砍的到处跑的倒霉催的丁修,为了救人而肩膀上狠挨了一刀的更倒霉催的沈炼。




再比如说二十四岁那年差点被刹车失控的轿车撞飞的研究生丁修和为了救他一条小命以车撞墙糊了满头血的小白领沈炼。




丁修去医院看他的时候忽然从记忆里翻出这么一个人,然后他心里那些纠纠结结的藤蔓植物开始疯长,覆盖了他所有的戾气和冰霜,在春天的暖风中开出第一朵花。




10。




丁修说我这么多年费了多少功夫才给他拐上床,你想让我放弃,不可能,我一定得知道。




靳一川说行吧我帮你问问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




丁修满意地起身拎起饭盒一扭一扭的走去楼上他该去的办公室去了,沈炼这会儿肯定还在忙,他对他自己实在是太苛刻。




结果进门的时候沈炼正端着茶叶靠在椅背上假寐,听见动静抬了抬眼皮,随后又再阖起来。丁修见状先没忙着把饭菜给他摆好,反倒绕过去到椅子后面,两手攀上沈炼的肩头。




沈炼说你又想做什么?




丁修探过头亲了亲沈炼的耳垂,呼吸湿热,沈总我帮你按个大全套?




沈炼说别了,办公室不方便。




丁修咯咯直笑,笑得莫名其妙得很,然后他又不笑了,静了静说,新好男人痴情种,不会有人怀疑你是基佬的。




沈炼僵了一僵。他说那行吧,你就按按肩膀。




丁修就给他按着,说好嘞,我最近常去那家美容院按摩师教了我一手绝活,我专门为伺候沈总学的。




他一双手大而暖,力道很足但拿捏得当,沈炼觉得舒服极了,慢慢的开始真的困倦起来。丁修发现了之后从上头抽掉了他的茶杯,声音很轻地说,瞧你舒服的都快睡着了,去床上趴好,今天必须给你按大全套。




又补充了一句,不收钱。




沈炼带着他去隔间的休息室,那里有一张大约一点五米的床,他趴着,丁修就站在旁边弯下腰给他做推拿,约莫十来分钟过后沈炼哑着声音说丁修你还磨蹭?




丁修为他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沈炼,你真的该好好休息了。




话说的又正经又温柔,沈炼心里电光火石那瞬间变得透亮,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11。




丁修知道沈炼已经听出来了,但沈炼没表态,他就继续这么缠着沈炼不放,并且变本加厉,只要沈炼在,他就要变着法儿的把告白的话夹在每句正常或者不正常的话里,沈炼好几次想打发他走,有一次真成功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出门又见到丁修坐在院子里的石头板凳上打瞌睡,身边放着保温桶。




一心软,受苦受难的就是自己。然后靳一川就倒霉催的变成了心情垃圾桶,开头两段为您完美呈现了这种死循环。




靳一川哪儿敢多嘴,丁修那个人小气的要死要死的,自己要先透了他的底儿,他回头不得折磨死自己。所以沈炼问了这么多遍,依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就这么折腾着,直到靳一川数到第八十七次的时候,年关到了,公司大聚会的时候沈炼靳一川那一桌多了个丁修,丁修端着酒杯说大家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靳副总上学那会儿的师兄,现在是沈总的私人助理,简称小蜜。




中层领导干部们都惊呆了,沈炼抿着嘴不吭声,靳一川也装聋作哑不说话。丁修接着哈哈一笑说开玩笑,其实我是他家御膳房的厨子,只管喂饱你们沈总,别的不关我事儿。所以这桌儿要有过年没地方去的,都来沈总家吃顿年夜饭呗,靳副总今年脱团了沈总家没人多寂寞。




大家纷纷表示我们这岁数早就脱团抱孩子了就不叨扰了,靳一川牵着张嫣的手跟沈炼说二哥我跟嫣儿说好了过年去她家见家长……




沈炼抿了口酒说正好我过年要去北京看看妙彤。




在一片好男人痴情种的赞叹中,丁修冲对面大堂那面大镜子里的自己遥遥的敬了杯酒。




12。




农历腊月二十八下午的机票,晚上丁修替沈炼收拾东西,他少见的给那头卷毛束成马尾扎在脑后,沈炼才发现他下半个脑袋上的头发是剃干净了的。这发型还挺特别。




丁修见沈炼朝自己头上看,摸了摸自己的卷毛说:其实前段时间它还是正常的,前几天给你做饭不小心锅里油点起来了,燎的不成样子,才去剃掉的。




沈炼没接茬,多看了他好几眼,丁修立马挤眉弄眼的往沈炼身上扑:“皇上您不能嫌弃臣妾,臣妾虽然没有了头发,但还是能给皇上您生猴子的。”




沈炼一口气憋了半天才喘出来,他拽拽丁修那个晃来晃去的小辫子,说:“你也得有那个功能。”




丁修沉默了,他圈着沈炼的肩膀,把脸埋到沈炼看不见的地方,就这么抱了好久,久到沈炼以为他得狠哭一鼻子的时候他忽然说:




“沈总您给我点儿钱,我趁着长假去变性。”




沈炼把他掀翻在地,狠踹了一脚。




13。




最后丁修还是如愿以偿的和沈炼滚了本年度的最后一次床单,沈炼照旧事后烟,丁修就窝在他身边儿玩手机,噼里啪啦的打游戏,吵吵的心烦。




你给声音关了,沈炼掐了烟钻进被窝,我睡了。




丁修特别自觉地直接给手机关了,也钻进去,八爪鱼一样抱着沈炼,还乱摸。沈炼说再摸捅死你,丁修说求捅,请深捅。




不过他们刚刚玩儿的挺尽兴,现在谁都没力气,嘴炮而已。丁修改道去摸沈炼的肩膀,那里有一条这辈子都不会消弭的疤,它是种在丁修心里的那颗种子,胡乱的长,胡乱的开花,让丁修胡乱的痒,胡乱的深情一往。




“沈炼……我早就想问你,这伤哪儿来的?”




他尽量让自己显得无所谓一点,反正以沈炼的情商,一时半会也不定能猜得透。




沈炼想了想,说:“好像是英雄救美,一挺漂亮的小男孩,但是爸妈都是疯子,后来他也搬走了,没再见过。”




丁修把头埋进枕头里,瓮声瓮气地说:“沈总原来你有特殊癖好。”




沈炼说:“去你妈的,快睡。”




14。




靳一川在电话里跟丁修说:我操二哥是我见过的本世纪最伟大的人!




丁修这时候正窝在实验室里吃泡面,吸溜吸溜的,他咋啦?




靳一川说你都不知道多扯淡,那个周妙彤是二哥前女友,老公死了她重病,二哥就把她孩子接叔叔阿姨那儿,说是自己小孩,让他们给带着,然后花大价钱供着这女人治病养病。绿巨人就算了,还接盘侠,我勒个去!




丁修哼哼唧唧的笑,我就给他做几顿饭他就肯砸钱养着我,他绿巨人接盘侠有什么稀奇。




然后丁修挂了电话,二月的寒风里穿着单衣到楼下跑了三十圈。




15。




沈炼再回来的时候丁修早不见了,他按了三下门铃,房间里依然毫无动静,只好去行李里面摸钥匙。




屋子里的东西摆放整齐,上面浮了薄薄的灰,沈炼算了算自己走了将近一个月,那丁修可能也消失了将近一个月。




结果他回卧室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有一张卡和一张纸条。卡他认得,是他给丁修那张发薪水用的,纸条是丁修常用的便签条,紫色的,跟他那件真丝睡衣一个色儿。




沈总:我去泰国变性了,再会,想我的时候允许你打开书柜倒数第二层的抽屉,钥匙你猜会在哪儿?爱你的丁蜜。




沈炼倒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夕阳,一直到夜幕降临,从床上爬起来打开衣柜,在丁修真丝睡衣的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他用它打开那个抽屉,是一张泛黄的旧户口纸,和一张刚刚冲洗出来但像素很差很差的照片。




沈炼捏着它们笑骂:钱都不拿变个求的性。




16。




靳一川急吼吼的给丁修打电话:师兄!二哥他相思病犯了进医院了!




丁修放下试管和锥形瓶,他是不是加班没吃饭?怎么跟你说的,老子这段时间忙开发新药没时间照顾他你给我帮衬点,你是想死想死还是想死。




电话那边忽然换了人。




“丁修。”




丁修没吭声。




“我想吃皮蛋瘦肉粥。”




17。




皮蛋瘦肉粥是送到了,不过丁修没露面,是靳一川给捎带的。沈炼跟饿死鬼上身似的喝完了它,说一个星期后我想吃辣子鸡,麻烦你跟他说一声。




18。




其实沈炼这家公司是折腾医疗保健用品的,做这玩意儿的都有钱得很。人事的人说下个月要来几个精英,专门负责研发新药,是从研究院挖过来的,本事大,就是不知道脾气怎么样,学院派的人总是显得有点儿不太好接触。




沈炼说你们负责就行了。




这周五的时候沈炼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人事经理带着三个人进来说给沈总介绍介绍这就是那几个研究院的精英。




沈炼和他们分别握手,寒暄了几句,然后送他们出门,到门口的时候人事经理偷偷跟沈炼说:那个丁修咋也来了,我一开始还以为重名呢,我给他直接安办公室里了没让他来,沈总你看?




沈炼心想你骗鬼啊研究院只发文字档不发照片的吗。




但他只说你给他喊上来吧。




过了不多久真有人推门进来了,沈炼猛一打眼差点没认出来。丁修穿了西装,打了领带,一头乱哄哄的卷毛没有了,连那个小辫子也没有了,直溜溜的梳着个大背头,一脑袋发胶,还装模作样戴了副眼镜。




他看着沈炼沈炼看着他。




然后沈炼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欢迎加入绣春药业。




丁修回握住沈炼,继而将他拉近,抱了个满怀。




他说:“皇上,多日不见,您胖了,看来得多日。”




19。




沈炼说我头缠绷带这么惨了你还顾得拍照留念,人性呢?




丁修一边把卤汤架上火,一边回答道,因为你最惨的那次我没有相机。




20。




沈炼说那会儿我都准备从妙彤哪儿回来之后砸钱养你一辈子了,你现在人模狗样的回来了,这算什么事儿。




丁修搂着他刚网购的大海豚抱枕,枕在沈炼膝盖上看他的宫斗片,半天才回答道:




“以色事君者,色衰而爱驰,以德事君者,地久而天长。”




沈炼冷笑,你什么时候有过色。




丁修特不要脸的说,小时候。




FIN



评论

热度(191)

  1. 巴郡临江甘兴霸早春不料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