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Je suis excité(3)【补】

设定很甜呀,快去谈一场富有教育意义的恋爱///

君子慕逸:

【不是什么正经同人】
【之前在评论里说这篇文坑了,但有读者没看见那句话,以为我还会更新。于是我出于愧疚又写了一点儿。】
【KK和我一起写的】


惨遭逼良为娼的古费拉克夺路而逃。
安灼拉铁青着脸望着他远去,对格朗泰尔说:“不如我再给你找一个?”
耳机的另一端鸦雀无声。
格朗泰尔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的提议。


“有一些人的名字注定要写在一起: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阿喀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尼絮斯和欧吕阿鲁斯、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安……”格朗泰尔说,“这些人是分不开的。你能想象大仲马长眠在巴尔扎克身旁吗?两个殊异的个体,偏偏被蒙着双眼的命运女神纺在一起,多么奇妙!有人称之为宿命,有人管它叫天意,怎么形容都成,随您高兴。之前我并不信这个,芝诺口才好,鞭子也抽的不错,但我还是不认为决定论这是个自洽的理论体系。可我毕竟见到了你,事实难道不胜过一万句虚妄的言词?要不是我已安住在伊壁鸠鲁的木桶中,也许从今我就归于斯多葛学派麾下了。 扯远了,我的意思是说———”
“我只想要你,不可以吗?”他用这句话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
格朗泰尔咿里哇啦说了这一大阵子,安灼拉一时没绕过来,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我的决定是合情合理的。]安灼拉对自己说,[如果我执意拒绝客户,伪装身份就失去真实性了。]


这自我安慰没什么用。安灼拉真的不想再听一晚上心灵鸡汤了。他拒绝,发自肺腑地拒绝。


这一次格朗泰尔径直走向了房间。
安灼拉心跳加速,一股莫名的冲动攫取了他。


安灼拉暗暗告诫自己:不能把他打死。不能把他打死。不能把他打死。
击昏就行了。


格朗泰尔对瓦肯神经掐一无所知。他打开了房间的门,示意安灼拉和他一起走进去。
一回头就看到安灼拉在脱衣服。


格朗泰尔:!!!!!!!!


其实安灼拉只是想把放在衣服暗袋里的警官证拿出来而已。他实在是演不下去了。


格朗泰尔心脏病都要犯了:不用了不用了!!!
安灼拉执意要脱。
格朗泰尔几步窜上去把安灼拉的手摁住了。


安灼拉衣裳半解(???),格朗泰尔一只手握着安灼拉的手,另一只手放在安灼拉的胸膛上。
气氛一时很尴尬。


格朗泰尔赶紧把手收好了。
安灼拉也不继续脱衣服了。
安灼拉发现格朗泰尔(Grantaire)不想把本文分级改成大写的R(Grand R),那么他就没必要拿出警官证了。


一定要确定关系了才能开车!格朗泰尔坚定地想。
也许他不举吧。安灼拉怜悯地想。


他们走进了格朗泰尔的房间。
屋子里黑漆漆的,格朗泰尔并不打算开灯。安灼拉又紧张起来:格朗泰尔不会有什么小黑屋情结吧!


格朗泰尔没有。暂时没有。
他打开了星空投影灯。


你见过繁星吗?
星空里没有战争,没有冲突和械斗,没有政治和背叛,没有死亡和生命。这里充满平静,以及全然的沉寂。


“这是我自己做的。”格朗泰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喜欢吗?”
安灼拉点点头。
“我确实喜欢。”他说,“尽管朋友们经常调侃我不具有欣赏美的能力。但,定义一下‘美’。玫瑰花是美丽的,星空是美丽的,人们脸上的微笑也是美丽的。这正是我为之毕生奋斗的事情。”


繁星在他们身侧静静地旋转。


安灼拉微笑着说:“我认识一位不近人情的长辈。但假如身处此地,他估计会流下激动的泪水。为光明的星星,为井然有序的星空。”
“有趣的是,”格朗泰尔说, “作为光芒的源头,星星本身其实并不在乎光明。他们是无情的。大自然的法则中不存在正义,星星不在乎法律,不在乎道德,也不在乎人类怎么想。”
“他们不必在乎。”安灼拉回答,“我们在乎。”


他们放松地交谈了一会儿。
话题转向了安灼拉的生活。安灼拉想起了绝尘而去的古费拉克,不由怒从心起。在格朗泰尔表示不介意后,安灼拉拨通了电话。


深更半夜被电话叫醒的公白飞是茫然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恋爱了?”
“什么恋爱?”
“我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不用瞒着我。之前我要求你对法兰西……弗朗西斯(Franc...is)忠贞不二只是在开玩笑。”
“什么玩笑?”
安灼拉把电话挂了。


格朗泰尔凝望着安灼拉打电话。他意识到人间处处有真情,感受到了底层人民之间温暖的友谊,明白了树立职业平等观的必要性。


多么有教育意义啊,格朗泰尔迫不及待地想谈一场有教育意义的恋爱了。


格朗泰尔悄悄地给爱潘妮发短信:初恋还在怎么办?
爱潘妮回复:如果你实在希望你的初恋死掉,我可以帮你。
格朗泰尔:我不是那个意思!


注释
1.R约Enj过夜时胡言乱语的那一段话改写自原著。
2.雨果和大仲马纯粹是我低级趣味
3.芝诺相信决定论。他的仆人曾经抬杠,我犯错是注定的,你不能鞭打我。 芝诺回答:没错,因此我鞭挞你也是注定的。你就挨打吧。
4.斯多葛学派就是芝诺的学派。
5.大R当然是一个很酷的“木桶哲学家”。
6.星星这一段取材于《理性之道》
7.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令。


补充一下隐藏设定吧
1.杀人凶手不止一个人,是猫老板团伙犯罪
2.爱潘妮认出了安灼拉是谁
3.结尾有酷炫的枪战。格朗泰尔试图为安灼拉挡子弹,安灼拉把他推开了
4.格朗泰尔: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5.安灼拉:我有穿防弹衣,傻瓜
6.后来,大R成功地袭警了
7.格朗泰尔发现自己不仅有小黑屋情结,对于制服、手铐也产生了不适当的冲动

评论

热度(92)

  1. 巴郡临江甘兴霸君子慕逸 转载了此文字
    设定很甜呀,快去谈一场富有教育意义的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