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inception】验收房屋请遵守基本法(元旦贺文 1/3 EA)

可爱可爱

fatmandrill:

验收房屋请遵守基本法(1/3)


Arthur可以算是世界上最苛刻的房屋验收员,他手拿手杖,测量屋子每一处尺寸的样子和拿着手枪瞄准投射脑袋的神态完全一样,只要觉得不对劲就会干脆的扣扳机。地产开发商们肯定齐刷刷长吁一口气,感谢上帝让这个男人选择去做盗梦工作,而不是选择留在建筑行业里折磨开发商。


Arthur现在就在一寸寸检查着房屋建筑,不过这栋房产不是任何人建造的,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在梦中。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合格的筑梦师也并不是一瞬间就能产生。事实上只要是在梦中,但凡是见过金门大桥图片的人都可以把这种桥复原地搭造在河上,但是不懂得建筑力学的人所建造的桥梁真的可以承重吗?答案是不能,Arthur他们反复测试过,当一头大象从外行人投射的桥上走过的时候,桥梁就会整个崩溃,接着引发投射的暴动。


检查梦中的投射建筑的真实可信度是必须的,因为盗梦的工作本质是动摇被入侵者的安全感。筑梦师是以建筑物来说谎的欺诈者,最高级的谎言就是九成真实混杂上一成的虚假,只有够分量的真实的地基,才能支撑顶上摇摇欲坠的梦境不在短时间内被识破。


Arthur已经可以快速地在梦中搭建出完整、可信、符合力学原理的高大建筑群,可是检查依旧必不可少。


我们都有这种经验,当你开车,从工作的地方回家,路上很平静,路面宽阔易行,车是自己的,这条路已经开过一百次,一切都驾轻就熟,而你的脑子里正思索着晚上要吃点什么,冰箱里的食物可以做什么美味,于是等你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到了家门口,你并不能回忆起这路上是怎么操作方向盘,怎么踏刹车,甚至无法回忆你是怎么把车倒进车库,走到家门口。你的大脑会选择让身体接手,完成简单熟练度高的工作,而把思索的经历花在别的更需要的地方。


同样,在梦境中建造的时候也会有这个问题,人的大脑会在自认为轻车熟路的地方休憩,而在更需要投入思考的地方工作,筑梦师们能在一秒钟造好契合时代特征,富有美感,符合建筑力学的摩天大厦,但却可能会有纸一样轻易能被穿透的墙壁,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窗户玻璃,床铺摸起来像一整块冰糕。还记得当年在潜入Saito梦里,Nush梦里那条错误的人造羊毛毯子吗?它不仅暴露了全部机密,还连带着差一点害死他们所有人。因为他们的盗取对象可不是些温顺无害的绵羊,他们都是久经考验的老狐狸,不会放过一丁点儿的疑点。


当然从理论上来说,没有什么谎言是不会被揭穿的,只是时间长短而已,Arthur的检测工作只是尽量有效延长谎言的生命,当然也是为了保住他自己和同事的小命。在工作闲暇的时候,准确说是非工作时间的每一天,Arthur会在结束工作后,进入梦中十分钟,最长不超过十五分钟,不过整个检查过程依旧繁琐而无趣。


他今天在检查最近联系搭建的一栋热带度假风格的豪华酒店,从一楼大堂开始,按照同样的步骤检测每一层的每一个房间,从门到门口的毯子,从开关到灯泡的材质,从沙发看到床……Arthur干得很快,他已经在无数次这样的检测中清楚自己的疏漏容易出现在什么地方,所以一个钟头后(也就是现实中五分钟后),他就看完了六十六层,它们每一层都和真的高级酒店一样完美无缺。


Arthur从电梯上到六十七层,再从内楼梯走下来,接着顺着外消防梯再次爬上去,推开防火门,进入建筑内部。


他看了东侧的两间套房,一切正常;然后他穿过有巨大鱼缸的中厅,来到了西侧,外侧房间依旧没有问题,就在Arthur脑海里飘荡着是一次性把这栋一百二十层的建筑检测完,还是今天到此为止查完这间跳楼醒来的问题时,他拧开了卧室的门。


在迷又尴尬的沉默的三十秒后,保持着Han Solo碳素冷冻的古怪姿势,镶嵌在正对卧室大门的那堵墙壁里的Eames晃动脑袋,大喊,“亲爱的!醒醒!”


“我醒着呢……”Arthur缓慢地回答,他的脑袋终于又一次恢复正常运作了,Arthur把手伸进口袋,摩挲着他的筹码,触感告诉他,这是“真的”Eames,不是他自己搞出来的投射物。


“我以为你还在乌干达?”Arthur抱着胳膊,缓步在卧室柔粉色的地毯上走来走去,打量着死死卡住的Eames。


“因为我更想你。”Eames努起嘴巴抛出飞吻。


“我就说你的护照有问题,那不能让你入境。”Arthur说。


“不不,是思念催促我回来的,”Eames卡着,以他能进行的最大幅度扭动着,想要从墙壁的缝隙里钻出去,“令我立刻飞到你身边。”


“Cobb让你进来的?”Arthur直接跳过,切入正题,“我以为他会让你在旁边呆着等我醒过来。”


今天Arthur和Cobb一直在讨论工作细节,所以Arthur例行检查工作的时候,委托Cobb在旁边照看。


“Cobb?”Eames说,“是的,我打开门,看到他皱着眉头在算账,而你在躺椅上可爱地睡着了。我想立刻进入到你的梦里,而他阻止了我。”


“你知道我是非常乐意接受别人意见的,”Eames接着说,“所以我同意不入梦,我告诉Cobb,我乐意一直等着,并且在等待的时间里可以一直吻你直到吻醒你。”


Arthur笑了一声,“所以?”


“所以他又禁止我坐在你身边,让我离你远一点。Cobb真是太挑剔了,”Eames摇摇脑袋,“因为无所事事,所以我好心建议让我帮助他来算账。”


Eames的数学比拼写还差,他还是英国人,Cobb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放行,让他去骚扰Arthur,以解救自己。


“是的,我明白了,”Arthur微笑着说,“你就找到了这个bug吗?”


“我从顶层一路巡逻下来,只找到这一个漏洞,亲爱的,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能找到这个位置奇诡的错误你也很厉害,不必客气,我确实很敬佩。”这是Arthur真心真意的夸奖,“不过你准备在墙上嵌到什么时候?”


“这就是我要说的,亲爱的,快放我下来吧,只要你心意一转,瞬间就可以做到。”


Arthur笑着打了个响指,Eames被墙壁推挤着落了下来,他一头栽到柔软的大床上,还弹了几下。


“哦,真好,卡在墙壁里的感觉真糟糕,”Eames说,“我还时刻担心着你会不会在别的楼层发现同样的漏洞,然后只要你乐意,那个错误立刻就会被修补起来,而我,你亲爱的、最思念的Eames先生,瞬间会被挤成渣渣。我的死亡履历上就会添上‘被挤死’的这一项,天知道,Cobb当年在蒙巴萨都没有被挤死。”


Arthur笑着看他,然后又打了一个响指,那张宽阔的床瞬间变成了地狱,它开了口,把还没反应过来的Eames一口吞没,在伪装者震惊的喊叫中,伴随着金属利刃飞速旋转的声音,几千毫升的鲜血从床铺里向四面八方喷射出来,沾染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天花板、窗户、墙壁都被染成血红色。Arthur同时从身后抽出手枪,顶住自己的脑袋,扣动扳机。




“What!!”Eames大喊着从躺椅上跳起来,一把扯掉连接PASIV接在静脉上的针头,他把浑身上下都摸了一遍,确认每个零件都在该在的地方,然后喘着粗气,望着隔壁椅子上也慢慢睁开眼睛,朝他露出坏笑的Arthur。


“猛鬼街?弗莱迪?你认真的?”Eames咳了一下,突然开始大笑起来,因为突如其来的死亡惊吓而飙升的肾上腺素让他激动得难以自已,“在梦中杀人,哦,天啊,你真的在梦中杀了我!这简直太酷了!”


Eames又一头倒回躺椅上,“梦想中的一幕,”他满足地长叹,“我的梦想中,我一直很想自己重复这一幕,但你知道,不够意外就不够好。”他伸出手去勾住Arthur松松覆盖在扶手上的手指头,“你刚才完美还原了它,我爱你,你还原了最棒的那一刻,天啊,Arthur!”


Eames坐起上半身,把手掌落在Arthur的前臂上,向前哨大幅度地前倾身体。


在他能达成这个吻之前,Cobb打断了他。


“先生们,”他说,“如果你们不介意等十秒钟,我愿意立刻从这个房间消失,然后把它留给需要的人,比如你们。”


Arthur开始咯咯笑了,Eames则毫不客气地把手掌伸进他的裤腰里。


“还有一件事,”Cobb走到门口说,“这屋子只供暖到11点,如果要野战你们要速战速决,否则现在这个温度,我怕会把Eames的蛋冻掉下来。”然后Cobb极为冷酷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Cobb觉得自己是自作自受,许多年前,这个许多年前是真的许多年前,PASIV刚被作为一种试验性耗材研制出来,军方、政府和医疗界还初步把这东西定位成一个精神治疗、辅助学习的工具,有几个人则敏锐地从这个东西里察觉出了不同寻常的契机。


最终这群人聚集在一起,就是一开始盗梦团队的雏形。他们测试在梦中能做到的各种事,尝试触及极限。


当时Arthur还是个建筑系在读的学生,Cobb还妄想把他培育成一个优秀的筑梦师。如果说Arthur开枪技能的分数评价是10,那么建筑大约只有6,当然后期经过Arthur不懈努力和经验积累达到了7。


但是当时这还是让Cobb很发愁,深思熟虑后他提议Arthur在梦中快速建筑,然后进行复查,Arthur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接着他提议Arthur和Eames互相检验对方的人,不过这次Arthur非常反感地拒绝了。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行,”Arthur撇撇嘴,“虽然我还是个学徒,但是我也是个专业学徒,Eames他连马厩都搭不好,他做的屋子只适合需要扮演童话故事里王子公主的小孩子,或者掏空老公出轨空虚寂寞的富婆的口袋。”


“Arthur?”Cobb实在有点吃惊,Arthur是个性格沉稳,并不会随意评价他人的家伙,虽然年轻但颇有城府,他认识Arthur好几年,从未听过他这样诋毁什么人。


“你冷静点?”Cobb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试图努力一下,“Eames很敏锐,他并不是你想的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他天生……”


“我想的?我想了什么?Eames不是个外行吗?”Arthur打断他。


Cobb简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学生,而Arthur则毫不示弱地瞪着他,正巧这时Mal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朝里面看,“我打扰你们了吗?”


“不,夫人,任何时候都称不上打扰。”Cobb对他心爱的妻子微笑着。


“我也正要出去,失陪了。”Arthur立刻拿起他的笔记和皮包,几乎是逃一样的离开了屋子。


“怎么了?”Mal走了进来,Cobb握住她的手,和她交换了一个轻轻的吻,“你在欺负Arthur吗?”


“不,”Cobb描述了刚才的事情,“Arthur这么讨厌Eames?我怀疑他们还能不能合作工作下去。”


Mal发出轻轻的笑声,“天啊,Cobb,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Cobb露出迷糊的表情。


Mal用一种直男真是迟钝得不可救药的姿态点了点他的鼻尖,“Eames从第一天走进房间,第一眼看到你的学生,就两眼发光,之后的每一天,我是说每一天,他都像撩拨猫一样撩拨Arthur。现在Eames就是Arthur的爆炸关键词。”


“哦,天啊……”Cobb揉了揉眉间,“我还建议他们结队工作?”


“这是个好提议,”Mal语调轻快地回答,“如果Arthur打从心底讨厌Eames,他会在第一天Eames偷拍他屁股的时候,把这家伙邀请到后院,然后打折他的胳膊,而不是在这和你发脾气。”


Cobb再次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我打赌他们会是很可爱的一对儿啦,”Mal吃吃地笑着,“Arthur只是有点害羞,毕竟Eames这么好看。”


Cobb没办法把,Eames、好看、Arthur、害羞这些词汇有效地连贯在一起,只好叹了口气,提醒自己,他的妻子是个浪漫的法国人,和美国人不太一样。


事实证明他又一次错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Eames真的和Arthur开始在梦里交互作业,就像Cobb劝说Arthur曾经说过的那样,这个诈骗犯非常的敏锐,具备一种奇妙的天赋,他追逐梦的罅隙就如同鲨鱼从百米外追寻一滴血的踪迹,从不出错,而且锲而不舍。


具体发生了什么Cobb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谢谢!Arthur不想说的时候,谁也不可能撬开他的嘴巴,而Eames,这家伙嘴里说出来的话,可信度大约不足百分之零。


但可以肯定,Arthur是被Eames触动了,Cobb看得出来,就在几天后,Arthur看Eames的眼神开始改变了,然后他们俩不再那么僵持着,角着力,而变得熟稔松弛,在一张小圆桌两端坐着谈话,Arthur会喝一种加杏仁奶的低度酒,Eames一边画图一边朝他微笑,傻瓜也能看出来他们俩周围的空气慢慢变成了粉红色。


“可爱的一对儿哦。”Mal哼着歌从他身边走过去。


Cobb不得不同意他的妻子,“直男也许是最迟钝的,”他叨咕着,“也是最靠得住的。”




tbc


为什么一个元旦贺文还要分上下,相信我我也不想的OYZ



评论

热度(139)

  1. 巴郡临江甘兴霸fatmandrill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