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罗密欧与朱丽叶|Tycutio】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弗兰肯斯壳:

一个严肃正经的虐向题目




























So you know, this is a vehicle, which caused a situation like runway incursion. Because it appears without the authorization of the two characters mentioned and twisted below. Yet it comes.


Here I apologize to them……






“你不应该仅仅把我当成泄愤的工具。”茂丘西奥说,“或是改变自己的契机,或是对敌人的报复手段,或是自我厌恶的具象表现,或是救命稻草。人们老喜欢干这种事情,找草。但事实上他们还是问早给自己编个绳子比较靠谱。绳子比较结实,不论你是怕死还是想死。”


提伯尔特睁眼躺在床上,茂丘西奥躺在他的身侧。提伯尔特不知道是该将仇恨还是性欲发泄在茂丘西奥的身上,也同样不知道茂丘西奥会对这些发泄有怎样的反应。茂丘西奥提了要求,这还是件新鲜事——茂丘西奥沉浸于自己的行为。他并不会从他人的反应上得到什么真正的满足,他的目的在于刺激他人的过程本身。


“你想要什么?”提伯尔特皱着眉头问。


茂丘西奥侧过了身,单方面地端详着提伯尔特。


“我讨厌你这一点,猫王子。不够聪明。”


提伯尔特耸了耸肩,并不在乎。


“你愚蠢到认为那些奇奇怪怪的家族仇恨可以真正影响你。”


显然,茂丘西奥在撩事。即使提伯尔特足够聪明,他也不够成熟。因此这不是一个聪明与否的问题,而是他们是否有能力摆脱父辈的问题。


提伯尔特突然翻身,张口将茂丘西奥因为惊讶而微张开的嘴整个含了进去。他弓着背,仿佛进攻的猫咪。他将舌头伸到茂丘西奥的口腔深处。茂丘西奥发出了一声呻吟,听起来他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不然茂丘西奥会夸大这种声音,给这声音带些装饰,增加些音量。


提伯尔特很迫切,但不着急。他一边吻茂丘西奥一边配合着对方的动作把两人的衣服脱掉了大半。茂丘西奥里衣的扣子被解开后,领口一直开到腹部。提伯尔特仍觉得不满意,干脆将茂丘西奥的衣服撕开了。


“哦。”茂丘西奥笑了一声,身体的震动被床和提伯尔特吸收了。他显然还想说什么,但提伯尔特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他想让茂丘西奥安静点。但他甚至不想告诉茂丘西奥让他安静点。


提伯尔特只是顺着茂丘西奥的喉结吻到了他结识的腹部。就在茂丘西奥的肋骨之间,有一块凸起的伤疤。提伯尔特用舌头舔了舔那个纠结的肉块。他知道自己的匕首曾经离茂丘西奥很近,离他的心脏很近。提伯尔特至今记得茂丘西奥脸上的表情。


“即使是我操你操得最深入的时候,也没有离你那样近过。”


提伯尔特的声音低沉,几不可辨,而且语义模糊。茂丘西奥倒是听懂了,可他被这句话带起来的欲望更加强势,跑到了他的智慧之前。


提伯尔特皱了皱眉:“我是否该补偿你?”


“当然。”茂丘西奥说,“你该再捅我一刀,或者让我捅你一刀。”


“那么我的生命属于你了。如果是你决定杀我,茂丘西奥,我可以不反抗。”


“操。”茂丘西奥笑了一声,可只笑了一半,脸上肌肉还没到位,就迫不及待地皱起了眉,“操。你太认真了。”


“因为我尊敬你。”


提伯尔特一边说着尊敬,一边相当粗鲁地顶了一半进入茂丘西奥的身体里。茂丘西奥来找他之前会自己做准备。提伯尔特其实相当想了解一下那些准备过程,可总是没有机会。


他们在夜晚见面。提伯尔特第一次摸上茂丘西奥的床并认真考虑强奸他的时候——反正茂丘西奥不会在意——茂丘西奥在半梦半醒之间准确地叫出了提伯尔特的名字。


那个过程其实更像是他在向茂丘西奥提供服务。他亲吻茂丘西奥的身体,在茂丘西奥本能的呻吟中找到正确的节奏和力度。当茂丘西奥到达某个巅峰的时候,提伯尔特突然感到了一种愤怒,一种空虚——一种毁灭欲。他甚至想要用些粗鲁的手段将茂丘西奥弄醒。可就是在那个时候,茂丘西奥睁开了眼。


他醒了,他之前是睡着的。因为茂丘西奥惊讶地往枕头里靠了靠,却将自己送得更靠近了提伯尔特一些。茂丘西奥第一次看起来被他脑子里之外的什么东西摄住了。他看起来失去了思绪,而沉浸在了无法言说的情感里。


这就像是提伯尔特大多数时候的内心感受。


“你又在想我们的第一次?”茂丘西奥惊人成功地将这句话糅合进了一段叫床里。


“你该安静点。”


“不,猫王子……你要知道,和我做爱的时候想着曾经的我那是对我的一种背叛。”


“操。”提伯尔特掐住了茂丘西奥的脖子,缓慢深入地操着对方,“我不爱他,所以我想他,但我爱你。”


茂丘西奥闭了嘴,提伯尔特也停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


茂丘西奥张了张嘴,他忘了呼吸。


茂丘西奥抬腿环住了提伯尔特的腰。


“即使是你,说这种话,我也会心动的。”他从胸腔的深处哼了一声,“你要是不动,我就自己动了。”


提伯尔特几乎没有能力处理任何除茂丘西奥之外的触觉。


“你要是不动,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


这话让茂丘西奥笑了起来。他的猫王子精虫上脑之后总是毫无逻辑。


毫无逻辑。



评论

热度(142)

  1. 巴郡临江甘兴霸弗兰肯斯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