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弗兰肯斯壳:

【Tycutio】莴苣西奥

图源水印朋友们。问微博@_June_pissenlit_ 朋友(也就是图的主人)要了配文授权。来了解一下。

——————

蒙太古们住在城堡里,住在高塔上,他们喜欢眺望远方。卡普莱特们住在宫殿内,住在园林边,他们更爱手挽着手在自家广场的喷泉旁散步。

可孩子们总与家长的期望背道而驰。朱丽叶和提伯尔特就觉得自己家那个喷泉那个人造迷宫死板无趣,不如庄园后边的一片森林有意思。他们就总是跑进那个森林里玩。那个森林并不像朱丽叶父母所极力渲染的那么黑暗恐怖,而是长满了可爱的花、有趣的树,或是偶尔落在他们肩头的奇形怪状的小虫子。朱丽叶的年纪小一些,也没有天天被逼着上剑术、搏斗的课程,所以自然体力较提伯尔特差一些,每次走到一半就嚷嚷着累了,要回去。

提伯尔特知道每一片森林都有它的尽头。那么这片森林的尽头是什么呢?

在他十三岁的那年,终于第一次穿过那片森林。他到达另一侧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可他仍旧很兴奋,并不觉得累。他能看到树叶掩映下微弱的光,听到河水流过的声音。他知道他就要走出去了,那种征服一片森林的欲望让他心脏砰砰得跳,加快了脚步。或许是因为太过心急,在他拨开最后一片叶子的同时,他被脚下的树根绊倒了。他狠狠摔在了地上,丝毫没觉得疼痛,手脚并用地爬起来。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草地上,草地与自家花园里的草坪不同,要杂乱一些,长满了嫩黄色的小花。草地向下延伸,通向一条河。这条河的另一边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城堡。城堡门前有一条被收起的吊桥。

十三岁半的时候,提伯尔特找到了一条小路,这条小路看起来被河截断了,但其实那部分的河面很窄、水下很浅的地方就有几块平坦的大石头,正好可以供人分成三步跨过河去。

这条小路通往城堡西侧的一个塔楼。塔楼上住着一个好看的男孩,和提伯尔特差不多年龄,叫茂丘西奥。



提伯尔特后来才知道,那城堡就是蒙太古的地盘。蒙太古是卡普莱特最恨的一家人。大体是因为若干年前蒙太古家的人用巫术使卡普莱特家失去了一个女婴。朱丽叶——直白来说——就是这个女婴的替代品。因为提伯尔特的舅舅舅妈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那个时候提伯尔特还没有来这里居住),所以朱丽叶成了整个卡普莱特家放在心尖尖儿上的孩子。

茂丘西奥并不姓蒙太古,可他的亲叔叔艾斯卡勒斯亲王无暇照顾他,因此他就住到了好友罗密欧和班伏里奥的家里。

那天,提伯尔特照例躺在茂丘西奥楼下的草地上和楼上的茂丘西奥聊天。

茂丘西奥趴在阳台上,嘴里唠唠叨叨说个不停,黑色的长卷发垂在阳台栏杆边。

“噩梦,现在我天天生活在噩梦里。罗密欧那小子前天被罗萨林甩了,又是哭又是哀嚎,还吟诗。他有什么可吟的呢?他既没有至高无上的痛苦,又不身处转瞬即逝的幸福。他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呗。从小那群小姑娘,看他长得帅一些,就把他往天上捧——你说我们住得还不够高吗?为什么还要往天上捧?空中有什么好的?氧气还要比下边稀薄一些——你看,你躺在下边,我在这里,我想对于你就是缺氧的!缺氧啊,提!氧气是人们多么赖以生存的东西!”

提伯尔特被阳光晒得昏昏欲睡,茂丘西奥的声音时近时远。

“哦,罗密欧。”他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想到朱丽叶最近似乎也恋爱了,总是拉着他问自己这么穿衣服那么弄头发好不好看,“那你为什么不干脆到下边来?你又不是非要和蒙太古住在一起。”

说完之后,他等着茂丘西奥回答,可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因此他就放松自己睡了过去。茂丘西奥的黑发在高处飘荡,像是在他脸上拂过一样。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茂丘西奥已经不在阳台上了。

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准备穿过树林回家去。他和茂丘西奥从来没有谈过各自蒙太古和卡普莱特的事情。提伯尔特一直以为茂丘西奥不知道他姓卡普莱特。可等他回过味儿来才发现,茂丘西奥只是选择不提起。茂丘西奥曾经说过,他最讨厌虚伪的人,讨厌被修剪得毫无瑕疵的灌木,讨厌迷宫,讨厌那种中间立着一座雕塑的圆形喷泉。他喜欢争端,主动跳入混乱。这点和提伯尔特不同,提伯尔特认为,人们不应主动挑起争端,但应在受到攻击时毫不手软地回击。

蒙太古家的城堡外面有带铁刺的围栏,而且他们住在高处,非常安全。提伯尔特此前从未想过要进入蒙太古家的城堡,因此他一直没有注意过这些。



当茂丘西奥把他的长发从阳台上放下时,提伯尔特呆住了。那发尾正悬在提伯尔特头顶,他稍稍跳起就可以抓住的地方。进入城堡找到罗密欧并为朱丽叶的贞洁报仇的途径近在眼前,他却犹豫了。

“快上来呀,提!”茂丘西奥在楼上笑着催促他。

茂丘西奥知道吗?提伯尔特不能确定。他总是知道的吧。罗密欧怎么会不向友人提起自己爱人的名字?可茂丘西奥知道那个朱丽叶就是卡普莱特的朱丽叶吗?这点提伯尔特就不敢确信。可他转念一想,茂丘西奥可是当初就知道提伯尔特是卡普莱特的提伯尔特。
他是否知道,我提出要见他,只是为了伤害他的朋友?

不,不只是伤害他的朋友。提伯尔特还想伤害他。

茂丘西奥嘲笑卡普莱特家丧女的伤痛,他从不掩饰这一点。茂丘西奥鄙视提伯尔特在自己舅舅家的唯唯诺诺,他也从不避讳地骂到提伯尔特的脸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味儿的,提伯尔特自己也说不出来。可就像当初征服森林的狠绝一样,提伯尔特想要征服茂丘西奥,他想看着那个总是带笑的脸哭泣,想听见那总是狂妄的声音求饶。

“我每天只能从上边看看你,从上边看也看不出什么来。你说你到底长什么样,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都还不知道!这可不好,这不是一个合格的朋友,对吧?猫王子。”茂丘西奥说到朋友这个词时的轻蔑和讥讽让提伯尔特愤怒地握紧了匕首,“咳,你不用担心我的头发,结实得很。你快上来,让我看看你。可能我还想亲亲你呢。”

提伯尔特向上一跃,抓住了茂丘西奥的头发。

他的匕首向内扣在手心一侧,袖子因为碍事被撸起来。他动作矫健,没一会儿就爬到了那个阳台旁边。他想,茂丘西奥一定会阻止他去找罗密欧,因此他总要先把茂丘西奥干掉。

他们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这样随意地伤害卡普莱特?

提伯尔特离那张总是模糊的脸越来越近了。茂丘西奥比他远看的还要漂亮。他那么漂亮,那么聪明,明亮的眼看着他,却只露出看透他的讥讽;妙语连珠倒也没错,却句句伤人。提伯尔特离他近了,近了之后茂丘西奥也不躲,反而凑上前去,像是真的要亲那位猫王子。

提伯尔特倒是想亲他。提伯尔特想要征服和肆虐他,用吻来羞辱、破坏他。提伯尔特因此抬起下巴,他们的嘴唇就要碰在一起,那么近,几乎碰在一起了。提伯尔特突然扬起那只拿着匕首的手,将匕首捅进了茂丘西奥的后肩。

茂丘西奥因为疼痛而哼了一声,也因为匕首的冲击而突然向前耸了一下,因此他们的嘴唇触碰在了一起。提伯尔特感到茂丘西奥笑了。下一秒,他就离开了那个吻。因为他不可控制地向后坠了下去。

他看到茂丘西奥手中的剪刀和那已经被剪断的头发。茂丘西奥的鲜血顺着他肩膀滴下来,滴在提伯尔特的脸上。

【Fin】

评论

热度(202)

  1. 巴郡临江甘兴霸弗兰肯斯壳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