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Jaydick】Futile Devices

Stubborn man:

Summary:没人想着追赶光阴,他们也一样。


Tips:有kt小小提及。以及没错,标题又是歌名(推荐电影ost版本的!)


-


“你看见那束光了吗?”




“什么?”迪克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这个时候,繁星回转,有人死去,有人活着;有人纵情夜晚,有人落入孤舟。这是他们在一起的千万个夜晚的其中一个。迪克·格雷森昏昏睡去。因此,他没有看见杰森·陶德指给他的那束奇妙的光。很多年后他会回想起这一时刻,在臆想中寻找那束他错过的、不曾看见的光,借此来再次看清离者的脸。有人越走越远,穿过云层,踏过星星。迪克知道,会有某一天,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杰森·陶德会侧身擦着天堂的灌木枝干,踏进一条没有尽头的小路。在晦暗的灯光下,月影与之摇动。风吹过,吹起他的衣角,留下了一块翡翠绿色的布料。而他本人消失在看不见的尽头,为追赶者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但其实,迪克也没有错过其他的光,这束光只是他们生命中无数光中的一束,还有千万束他们一同见证的光。




那个夜晚的几年后,打架和侦查已经变成了类似饭后散步的事。这一代恶徒已经衰老了,昔日的怪兽和恶人早已成为过去的都市传说,新一代还在蛋壳中孵化,尚未苏醒。一个多美好的过渡期啊,一个悠长假日。追逐小丑也成了无聊之事。不知是蝙蝠侠不再是原来的那个,还是绿发病人血液里的疯狂逐渐稀释,逍遥法外的疯子真的变成了布鲁斯·韦恩蝙蝠侠年代最后的幻影。




他们都纷纷见证了一代英雄和恶棍的衰败。很多时候都觉得嘘唏不已。




杰森目睹了很多死亡和衰落。他抓着直升机的吊绳,在冰天雪地流了一身热汗。那是他第一次见雪崩。白色的雪花如山洪般涌动,张开巨大的爪牙,扑向最后一块冰原。在最后一刻吊绳落下,他奋力抓住,逃离白色的死亡。杰森的头发在雪花中飞舞,他破损的头罩被遗弃在某一处的冰原。在吊绳上,他扭头俯视崩陷。科波特双脚陷进雪里,他抬头望着远比他年轻的黑发绿眼。他们四目相对。直到这一刻,杰森·陶德从未发现科波特已经衰老。他没想着救他,企鹅也没想着继续活着。矮子企鹅握着他的黑伞,露出一个笑,这是杰森·陶德第一次见恶棍毫无邪念的笑。下一秒,冰川塌陷,雪潮涌来,在没有黑夜的南极掀起巨大的波澜。科波特家族最后一位恶人消失在茫茫白雪中,再也没有出现。有人说奥斯瓦尔德没有死,几年后将重操旧业返回哥谭,可杰森觉得他确实是死了。他们不在现场,没有看见那个衰老的微笑,那是杰森第一次见恶人自己挥别生命。从那一天起,他知道他们这一代不平常人类开始衰老了。




迪克也不例外,他在联盟目睹人们去去留留。欢庆时举杯相碰的是这个人,下次碰杯时,制服下已经是另一个身体,另一个灵魂。他们有婚礼,有葬礼。有翅膀的萎缩,有利爪的钝化,有能力的衰落。迟些的时候,艾薇的毒藤消失在植物园的绿色中,尼格马的拐杖在黑夜里折断,哈维奔赴另一块大陆再也没回来,泥脸身体的碎片流入哥谭的下水道。他们从不杀人,只是,这些曾经的面孔自己消失在夜晚的传说里。




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一个暂且平和的时代。怪兽们不再做恶,可人类依旧。于是联盟依旧存在,蝙蝠们依旧工作。达米安·韦恩接下了黑色披风,哥谭迎来新蝙蝠侠的时代。提摩西·德雷克从未放弃在宇宙的夹缝中寻找康纳·肯特。杰森·陶德依旧做着红头罩,法外者的人换了又换,旧友们越攒越多。什么时候在街上或是宇宙里碰见了,来一句:“哟,还在做法外者呢?”答案当然是是的,十多年不变。流水的队友,铁打的红头罩。他走私,送货,建立新的地下社区法则。这是杰森·陶德唯一坚持的事,也是日后自豪不已的事。他告诉别人,以后哪天他死了,他们就在他墓碑上刻“法外者的创始人、领导者”。当时的听众后来也确实这么做了。




红头罩不在后,法外者也依旧后继有人,这是杰森从未想过的。他从未想过有年轻的义警和英雄把这个游离在英雄和恶棍世界外的小队继承,并作为成员引以为傲。但这个世界上夜翼是只有一个了,消失了便再无他者。因为迪克·格雷森无与伦比,独一无二。




这些都是这个夜间谈话很久以后的事了。




这个时候夜晚还年轻,就如他们一样。他们无所定居,像影子一样飘来飘去。有很多事情迪克不理解,也有很多事情杰森不承认。什么爱呀恨呀,彼此间还没有模糊边界,还有那些无法下口的承诺,全都飘散在哥谭无数个夜晚的蓝色天空中。




这个时候,他们还都固执,有一颗持续为生命跳动的心脏。他们年纪尚好,步履不停,追逐冒险。也还能看见新的东西,知道未来不可估量。




于是那个晚上,他们大汗淋漓地躺在一起,窗和窗帘都没关紧。亘古不变的街道传来亘古不变的声音,一束光滑过他们的夜晚。杰森发现了它,指给迪克看。虽然迪克早已在他的臂膀间昏昏睡去,但年轻没有睡去,依旧在他们的生命里蹦蹦跳跳,仿佛不会逝去。于是杰森没再说话,听着迪克的呼吸声昏昏睡去。一切只需要等待时光流逝。




再怎么说,挽留任何一束光不过是徒劳之举,他们将此牢记于心,趁着当下痛饮同一杯酒,不去看未来。




-




全文完。




总感觉我几百年没写21了。因为尾椎剧痛和低烧睡了一下午,傍晚才醒。感觉被世界抛弃。这几天的dc让我梦回2015,有点感性了,于是摸了这个鱼。

评论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