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原创】a之死

真实又沉重……

Stubborn man:

没什么重点。不到八百字。


▽开始阅读


-


她和她的恶魔在计划一次出逃。逃出这个出租屋,逃出这个国家,逃出这个宇宙,逃出时间。她的恶魔是她的一张影子,一根手指,半边心脏,一双明亮的眼睛。她的恶魔在她身上栖息。




她出门前抓上了钥匙,因为她还不够勇敢,她还是懦弱的,她总是在计划着一条能够全身而退的路。然后她开始涂口红,假装这是她最后的坚持。然而这也显现出她最后的媚俗。




她出门了。




她走的跌跌撞撞,手中凭空多出一只酒瓶。天色已晚,黄昏落下,人群来来去去,成了幻影。a想吐,却还想着上哪个垃圾桶能吐后还保佑尊严。她的恶魔嘲笑她,踹翻她的酒瓶。那墨绿色的瓶子滑落到地上,碎了。




她摔倒在垃圾堆,手握一支空笔,另一只手拿一张不存在的白纸。写字。写字。写字。然后撕碎纸,摔烂笔。歇斯底里地大叫。a忘记笔和纸不存在,假装自己拥有才能又最终失去。




a不够低级,不够媚俗。可她也不够先锋,不够天赋秉异。那些曾经从她笔下流出的文字一个个凭空跳出,排列在她的面前,看她狼狈地从臭烘烘的垃圾里爬起。它们背叛了她,嘲笑她,成为另外的文字。




她以为自己拥有才华,然后失去。其实她不曾拥有,一切都是从伟大的死者身上窃取的。她从他们的书页中窃取血肉,窃取骨骼,食下碎片,饮血。她庸俗,流着不值一提的汗。于是那些她窃来的文字一从她笔下画出便背叛了她。一开始事情还可以控制,它们要几个月才会觉醒,出走。现在,事情变得狂野,它们一从她笔下流出便背叛,逃离,然后嘲笑。




a于是想要出走,带着她的影子,她的恶魔。




游荡街头,她假装自己已经功成名就,歌唱现实主义的诗歌。然而a每走一步,媚俗就组成她的恶魔,她沉重的影子,把她的头皮向后拉,接着,她的皮从脑后开始剥开,从她的脊椎骨滑落,落到了街上。一阵大雨后,那块还没干瘪的皮被冲进了城市的下水道里。




a终于流出了眼泪,她最后许了一次愿:她想被冲到蓝色的海洋里。




-


全文完。




“我想要快乐生活,我想要歇斯底里。我想低俗,我想迟钝。”


人类脑子千沟万壑,低级,肮脏,媚俗。我们跪下来食用自己曾践踏的心脏,趴在地上舔舐曾流过的眼泪。反反复复原谅和不原谅。在广告牌下和自己的血肉接吻做爱,为一根白发的掉落哭泣。我们粗枝大叶地赠送爱和恶,小心翼翼地在福尔马林储存幻想。没有付出收的回来,没有给予带来香气。我们兢兢业业成为形态完好的现代人,只为了保存那些藏在皮肤下的肮脏却真实的自我血肉。也不知道我在歇斯底里些什么,为什么有些人要如此敏感有些人却如此麻木,失望失望和失望,有人流下一滴浑浊的眼泪,它落入尘土,有些人毫不在意地践踏上去,不曾感受到疼痛。




这个麻木的现实简直要击垮我😭😭😭😭😭😭😭😭😭😭😭😭😭😭😭😭😭😭😭

评论

热度(10)

  1. 巴郡临江甘兴霸Stubborn man 转载了此文字
  2. 巴郡临江甘兴霸Stubborn man 转载了此文字
    真实又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