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TSN/chrardo】Journey Cross Heart

时光的沙漏:

CP:Chris Hughes/Eduardo Saverin(斜线有意义)


摘要:Chris自大学时代一直暗恋Eduardo,Eduardo来到新加坡后,Chris决定开启追求计划


正文+小剧场:26k字


没有找到中文的文,所以……tag就这样打好了




正文(很纯洁,敏感词)




小剧场(只是为了让马总出场的产物(。糙极了的10min速成段子)


“Hughes,你的电话。”


Chris肩膀夹着拉线座机,读着手里的文件,不时偏头对另一部手机麦克说着一些应答词。


“私人电话,Hughes?!……好吧,是Facebook的扎克伯格给你挂来的。他说,你必须得接……哦……原话是,立刻、马上……”


Chris一愣。“扎克伯格说一分钟内你如果不接听的话,他会掐断你的工作账号……和办公室的电话线……”


F**k,Mark。


“嘿,Mark,你有什么急事……”Chris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轻松愉悦,即便接Mark的电话不是什么要紧的公务,让通话双方愉快依旧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Wardo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什么?”Chris坐在转移上,噗嗤笑出了声。


“Eduardo,Eduardo Saverin一个小时前给我打了电话!主动地,他给我打!”Mark的声音冷硬又含着与之相悖的热情。


Chris看了眼手表:“他给你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


“不,一分钟。”


“噗,那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需要先搞清楚他在想什么,我们已经……4年零3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了。我还需要告诉Dustin。”


“你们说了些什么?”


“呃……我在想我是不是搞砸了,我是说……Wardo,他终于……终于肯和我讲话……他只说了他过得很好,还有,他说要回美国,呆一个月。”


Chris在话筒一头连声答应,Mark不知道他是在和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说话,或是回复别的电话。


“你说我当时是不是该问他航班号,并且亲自去机场接他?……如果我搞砸了的话……我是说,Chris,Wardo是不是在给我暗示?……一个月,他需要一个短期的住所。”


“噗哈哈哈哈,Mark,Eduardo的钱足够他包下美国最贵的酒店的总统套房去住一个月。”


“可他给我打电话了。他特意告诉我他要回美国。”


“所以你是觉得他回美国是为了和你破镜重圆,并且需要Facebook的CEO亲自去机场接他,然后借助在你家?Mark,请容我说一句,你真的是想多了。”


“不论如何,如果Wardo愿意和我……呃,破镜重圆也好,或者什么别的,这一次我不能再搞砸了。”




Chris在机场的出口看到Mark时,是非常惊讶的。他惊讶的不仅仅是Mark当真把Eduardo来美国这件事当做什么重大事件,并且兑现了“不再搞砸”的承诺——请相信,换做谁看见Mark Zuckerberg西装革履,手捧一大束玫瑰花,都要捂着胸口慨叹一会儿的。


毕竟,因为这独特的装束,Mark标志性的卷毛和微微佝偻的肩背,都没能让人第一眼认出这位突然出现在纽约的硅谷新贵。


原来Mark的“不再搞砸”是这个样子。Chris看到窸窣围拢的人群和相机,苦笑几声。


Mark并不理会像发现新大陆的狗仔——他们大概是为拍某位明星而蹲守机场,却未曾料想,大名鼎鼎的Facebook创始人空降于此,西装革履,手捧玫瑰。俨然……俨然一副要求婚的模样。他钴蓝色的眼眸直盯出口,当Eduardo纤瘦的身姿晃出门口,快步推搡着人群迎过前去。


“嗨,Wardo!”Mark抿唇笑笑,眼中流露出微妙的幸福。他快活的要死,除了脚下锃亮的皮鞋,它太新了,磨脚极了。


Eduardo愣怔了一下:“嗨,Mark。你……”


他没有说完,Mark迅速地夺过他手里的行李箱,并且把那一束玫瑰塞进他手里。事实上,Mark本打算对着Eduardo说几句久别重逢的漂亮话,可当他循着Dustin指导的——一定要记得替Wardo拎箱子,才发现动作显得有点不协调,所以他私自调换了顺序。


“Wardo……好久不见。”Eduardo光彩照人,一如学生时代的意气风发,Mark准备的漂亮话噎在喉咙,“你……你过得好吗?”


F**k,Mark自怨自艾,他又搞砸了,他背不出那句他和Dustin一起融合了莎士比亚和马克吐温的经典情话了。


“谢谢你,Mark,我过得很好。”Eduardo的笑容过分明媚。


Dustin因为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女朋友,对待Mark俨然一副恋爱专家的样子。他的原话是:“如果Wardo对你皱眉、或是撇嘴,那么你们的感情还有救。如若他对你就像个商务合作伙伴一样客气,说明他对你已经毫无感情了。”


Mark对察言观色并不擅长,但他觉得,Wardo的亲和像是种温水煮青蛙的残忍疏冷。


“对不起!”不不不,Mark试图力挽狂澜,Dustin说过要记得道歉。


“Mark,你怎么了?”有照相机在拍他们,Eduardo推了下Mark,“这里有媒体,我觉得,他们是来拍你的。咱们最好早一点离开吧。”


“不,Wardo,我要向你道歉……在旧金山,我没有去机场接你。”Eduardo眼中闪过一丝错愕,这迅速被Mark捕捉,成为了他的救星,“所以我今天来接你了,我等了好久,我希望这一次没有来晚——我以后也不会再迟到了,我再也不会让你等我了。”


听听,Mark Zuckerberg说起情话来低幼的可笑。他声音太大了,也说不好被多少好事者拍下来,说不定,已经被传到了Facebook上面呢。


“Mark,你小声一点,有人在拍你。”Eduardo立刻就要走,却被Mark抓住了手腕——是的,是手腕,一个暧昧的,惹人注目的部位。


“Wardo,你不原谅我吗?”Mark目光如炬。


“我很早就原谅了,Mark,这不是什么大事,你不必和我这样正式的道歉的。你也……你为什么会在纽约?”


“因为你说你要来美国。”


“可我没有告诉你我什么时候到。”


“我查了你的航班号。”


“你的穿着太……很漂亮,但……但这很奇怪Mark。”


“我以为你喜欢我穿成这样,你原来一直要我穿西装。实话说,这并不舒服。”是的,Mark扯了扯领带,他觉得自己会被捂出一身痱子。


“还有玫瑰……这……这很奇怪。”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Mark的手揣在裤兜,眼神彷徨无措,指尖摸索着一个小巧的天鹅绒盒子。


“不,Mark,我喜欢,你很贴心,这让我感动。只是……这只是奇怪……”


“嗨,Wardo!”感谢上帝,Chris的出现挽救两个人于尴尬之中。Mark松了一口气,他觉得Chris一定能给他解围。


可惜他错了。


Chris和Eduardo交换了两个亲吻后,前者自然而然搂过后者的腰。


“Chris……你和Wardo……”


“Wardo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打算两个月后结婚。”


“Wow,这很棒……”Mark的舌头打结,大脑死机。


他想把兜里的小盒子扔到垃圾桶,可只消指尖碰到天鹅绒柔顺的触感,心口的隐痛便如开闸的洪水,决堤而至。


“无论如何,Mark,谢谢你的玫瑰,很漂亮。”






————————————————


可以说是非常讨厌微博外链了(发出去不能修改……不要关注我这个博啊,这是个负责ky戾气满满的很三次的博,我是都会移除的w


太久没写了,我都不敢相信这真是我写的(。


【卒】







评论

热度(112)

  1. 巴郡临江甘兴霸时光的沙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