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inception】害羞的E先生(39/? EA)

fatmandrill:

1 、2 、345678910 、1112131415161718-19 、 20 、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请戳




害羞的E先生(39)


Arthur直接躺在救生艇里,交叠起双腿,“我伤得很重,”他用一种“我就是要偷懒”的语调,轻描淡写地说着,“我的眼睛痛极了,几乎看不到什么了,之前盯着太阳看得太久,对我伤害太大了。”


Eames十分自觉地抓过船桨,“是的,是的,我的好先生,”他说,“请尽管吩咐吧,您的水手已就位,听候差遣。”


然而Arthur没有可指定什么目标,“因为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你想去哪儿都可以。”他懒洋洋地说,一边浅浅地撑开眼皮,用他那应该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盯着Eames现在裸露的,因为划船的姿势而紧绷的大腿上。


“亲爱的,你不是说你看不见吗?”Eames工作了两下,然后再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笑着转过头看向Arthur。


“做一些有益的眼部保养,”Arthur哼哼着,再次闭上眼睛,“我宣布你现在是船长了,你自己决定方向吧。”


“回去也可以吗?”Eames指了一下粉红色的海域,“那些海豚还在唱歌呢,我还想和它们玩一会。”


Arthur把双手也交叠放在脑后,有些得意地晃动着翘起的那条腿,“你尽可以试试。”


“嗯?”


“虽然看起来离得很近,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Arthur说,“你就算用全力也划不过去。换个目的地吧。别白费力气了。”


“你试过?”


“嗯哼。”


“好吧,看来我不是唯一这么有好奇心的生物,”Eames搓了搓满是短须的下颌,“那么我们去看看界标。”


“请随意,”Arthur翻了下身,“现在您是船长啦。”




现在不用赶时间,Eames轻松地拨弄着海水,让救生艇驶向那块巨大雪白的界标。


在靠近它的时候,Eames就闻到了诱人的味道,就像是新鲜面包坊门口会有的香气,谷物混合牛奶黄油被烘烤后,软乎乎香喷喷的气息。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闻起来太棒了,你闻到了没?刚才我就闻到了,然而海浪那么强,我还以为是幻觉。”


救生艇已经轻轻地碰到了界标,它还是那么蓬松,托住了救生艇的表面,吸收了所有碰撞的冲击力,让小艇非常轻松地停住了。


“哇哦,”Eames说,“比我之前感觉的还松软。”他把手掌放上去,在粉色的海面上他曾经一爪子抓在界标上然后滑脱,现在的触感和当时一样,像碰触一块半融的纯牛奶雪糕,“好像手掌被吸住了一样细腻,好舒服。”


他把手掌收了回来,上面满是雪白的东西,如果把它们叫做界标的石头碎屑总觉得不准确,Eames歪着脑袋想了一会,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些轻盈的白色东西,他吹了口气,就吹走了一部分,剩余的还是黏在Eames的手指上,它们闻起来也是新鲜烘焙的点心的那种香甜味。


Eames盯着它们看了一会,然后偷偷地把手掌举起来,他思索着是不是应该舔一下尝尝味道,毕竟闻起来如此迷人。


“如果我是你,”Arthur突然说,“就不那样做。”


“嗯?”


“闻起来虽然很棒,尝起来好像青蛙的小便。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Eames沉默了片刻,还是决定不怕死地舔了一下,在Arthur的笑声中压抑着呕吐的欲望,故作镇定地在海水里洗干净手掌。


“自己的体会更深刻。”他说。


“这可是你自己要尝的。”


“没错啊,是我自己,”Eames做了个鬼脸,“我该相信你,这真的太恶心了,不过……”他凑近Arthur,“青蛙的小便是什么情况。”


Arthur则非常用力地在他脸颊上捏了一下。




Eames捂着发痛的脸坐在船边,界标依旧源源不断地传来好闻的气味,然而不能吃,这糟糕的对比让Eames的胃更大声地叫了起来。


“我感觉饿了,”Eames叹了口气,揉了揉肚子,“之前划船的时候耗空了我的能量。”


Arthur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摊手姿势,“什么都没有,Eames先生,我还有食物,而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的食物现在正觉得很饿呢,”Eames说,“天啊,我好多年都没挨过饿了。”




Eames肚子饿的记忆还出现在几十年前,当他还是野生浣熊的时候。在某一次运气极好饱餐一顿之后,可能要忍饥挨饿一周才能再饱饱地吃上一顿。


然后他遇到了Arthur,在月光下抱着一枝芦苇找到了Arthur的家。


Arthur用银和拉花玻璃仿制了这美妙的芦苇,让它永恒不会枯萎地被插在一只红玛瑙的花瓶里,郑重地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他还以芦苇为主题做了一套三只的首饰,包括项圈、胸针和戒指,分别象征着“生命的流淌”、“最贴近心脏的地方”和“扣住你的灵魂”,按照惯例他也同样把这一套首饰赠送给了Eames。


然而浣熊完全不明白这些亮晶晶,闻起来没有味道,也不能吃的东西的价值,他在Arthur家中呆了两天,找遍了每个角落,没有寻觅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吸血鬼那时候不吃任何人类的食物,他的屋子里根本没有厨房。


所以浣熊单方面的认为Arthur肯定是个不能养活自己的家伙,因为既没看到他出去狩猎,家中也没有任何储备粮,Eames自觉地肩负起喂养伴侣的重任来。


他在Arthur家附近巡逻了几圈,首先宣布圈占了领地,然后仔细确认了一下领地里有的猎物,人类的活动太频繁了,城市里缺少动物,不远的小喷泉广场上倒有一群人工喂养的鸽子,对野生生物来说,就好比廉价而取之不尽的自助餐。作为第一次提供给伴侣的食物似乎有些不够体面,Eames本打算猎一头肥美的兔子,或者至少捕猎几只有漂亮腹毛的鸟雀,可是这些一时间都无法做到,最终他还是选择叼了一只痴肥的鸽子,带回了家,放在Arthur脚前的毯子上。


“抱歉,我只能找到这个,”他用毛茸茸的脑袋拱了一下Arthur,“不过你可以先用它填饱肚子。”然后Eames退到旁边,满怀期待等着Arthur吞掉这只可怜的广场鸽。


现在的Eames回忆起来当时Arthur的表情——看到自己的手织地毯上放着一只血淋淋的被扭断头的死鸽子——还是能笑出来声来。


不过那件事之后,他们俩就彼此的种族、习性和爱好做了一次深入的了解,Arthur购入了冰箱,定时采购食物确保冰箱是满的,还在家修建了厨房;Eames虽然还是会在下午的时候跳出窗口,在Arthur的花园里刨土,但是抓到猎物他会直接吞掉,绝对不再放到Arthur心爱的地毯/地板/瓷砖上。


再之后Eames为了处理Arthur买回来的食物,学习厨艺,再再之后Eames迷恋上了烹饪和烘焙,他很灵巧,对厨艺很有天分,连吸血鬼都愿意尝尝,Arthur不得不承认,人类的食物吃起来很有意思。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Eames最终还是担负起了喂养伴侣的重任,不论是投喂人类的食物,还是用血来喂养Arthur,他都做得尽善尽美。


Arthur简直爱死他了。




TBC





广场鸽大家都见过,不贴了,贴一只看起来敲好吃的肉鸽解解馋【x】


广场鸽=廉价自助餐的比喻是 @Glaucus Atlanticus 之前聊天讲到的,太生动了,在这用一下

评论

热度(71)

  1. 巴郡临江甘兴霸fatmandri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