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Tycutio】Tybalt决定求婚(下)

是阿色呀:

*现代AU,很智障,很低能,很OOC


*就是个没啥内容的小甜饼,他俩谈恋爱的故事,没有更多了


*真的很弱智,并且Benvolio承受了太多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承受的痛苦


 


 


 


 


 


 


【Tycutio】Tybalt决定求婚(下)


 


 


 


 


 


 


*


 


Tybalt正光着脚站在厨房煎蛋。他没穿上衣,精壮的上身还带着Mercutio昨晚——也可能是前晚——咬出来和挠出来的痕迹。而这个该死的家伙此刻正瘫在他们的餐厅里哼着难听的小曲看一本花里胡哨的时尚杂志,还把脚翘在餐桌上。


 


要不是盘子里装的是两人份的煎蛋,Tybalt现在就会把这个盘子扣到Mercutio的脸上。


 


“把你的脚拿下来!”他揪着Mercutio的头发,把他的头抵在了椅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男朋友。


 


“怎么?现在嫌弃我脏?”Mercutio甚至还踹了一脚他们的餐桌,带着那种他最擅长的欠揍的笑容仰着头看他。


“昨晚我用脚给你……”他的眼神微妙的在Tybalt的下身转了一圈,不怀好意的舔了舔他的嘴、而那张蛊惑人心的嘴巴还因为他们早上的亲吻而肿着。


 


 


最后他们在餐桌上来了一炮,而那些煎蛋显然不会有任何人去在意了。


 


 


*


 


 


 


Tybalt最后不得不更换了他们的餐桌。


 


 


而他不想思考为什么Mercutio看见新餐桌以后显得非常失望。


 


 


 


 


 


*


 


 


Tybalt走出厨房,而Mercutio在看见他出来的那一刻就迅速把脚放在了餐桌上。


 


 


Tybalt真的觉得求婚大概是个错误的选择。


 


 


 


*


 


 


Benvolio是第一个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的人。


 


起因是他推开自己卧室的门,发现他的发小正跟他们的死对头在他的床上衣衫不整、滚做一团。


 


 


Benvolio崩溃了。


 


 


 


*


 


 


“Romeo。”Benvolio恍恍惚惚的说。“我求你了,不要跟Juliet在我的房间乱搞,好吗,好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


 


Romeo惊恐的喊了出声。


 


 


 


*


 


 


虽然事后Romeo认真的解释了他俩只是翻出了Benvolio的日记然后狂笑了半小时,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他才不舍得在别的臭男人的房间里跟他的亲亲Juliet做情侣间的亲密举动呢。


 


 


Benvolio并没有得到哪怕那么一丝安慰。


 


 


 


*


 


 


Tybalt在酒吧找到了喝的烂醉的Mercutio。他走进酒吧的时候,后者正倒在卡座里,一只脚蹬在同样喝的烂醉的Romeo脸上。于是他停下了来,站在他们旁边欣赏了一下这幅景象,直到Mercutio爆发出了一阵莫名其妙并且毫无意义的大笑,含含糊糊的问Romeo的脖子上怎么长出了Juliet的头,他才走过去把醉成一滩烂泥的家伙拉了起来。


 


“Tybalt!”醉鬼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久,才认出他的脸来。“你来干什么?寂寞的夜里没人陪了吗?可怜的小公主!你亲爱的表妹呢?”


 


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像没骨头似的贴在他的身上,靠着他站着,呼出的酒气全都喷在Tybalt的脸侧,笑声带着Tybalt的胸膛都在震。


 


 


Tybalt叹了口气。他扣着Mercutio的后脑勺,给了他的男朋友一个吻。好半天他们才分开,然后Tybalt熟门熟路的把他的头转了过去,让他吐在了Romeo的衣服上。


 


 


*


 


 


在Tybalt背着Mercutio走进公寓的电梯的时候,他还趴在Tybalt的背上嘟嘟囔囔。他说的都是些Tybalt听不懂的疯言疯语,一会叫Romeo,一会叫Benvolio,最后又没完没了的喊Tybalt,还在电梯里扒着门不肯出去。


 


 


Tybalt给了他一拳,世界终于安静了。


 


 


 


*


 


 


这么看来,Tybalt这二十多年果真是凭本事单的身。


 


 


*


 


 


当他给Mercutio洗完澡换上睡衣已经是后半夜了。Mercutio倒是睡得安稳——或许是被他打的——他倒是出了一身汗。


 


这大概就是他的男朋友最安静的时刻了,因为他压根搞不懂Mercutio到底是怎么做到在醒着的每一刻都在不断挑战他的忍耐下线。


 


 


鬼使神差的,Tybalt悄悄给Mercutio戴上了戒指。


 


 


 


Tybalt从自己家落荒而逃了。


 


 


 


哎呦,Tybalt是个怂包。


 


 


 


*


 


 


 


而当第二天Tybalt下班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他看见了一整只交响乐队,和两个巨大的音响,和站在乐队最前面的Mercutio。


 


不。


他由于一夜没睡而疼痛欲裂的脑袋想到,可他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Mercutio一挥手,乐队就开始大声的奏响了婚礼进行曲,而他的男朋友披头散发的跑了过来,手上戴着戒指,脸上还带着昨天被他打出来的淤青,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冲他笑了起来。


 


 


 


*


 


 


由于乐队的声音太大了,Tybalt根本没听清Mercutio说了什么。


 


 


 


*


 


 


但他还是带上了戒指,并且被Mercutio按着亲了一顿。


 


 


 


*


 


 


局长怒吼着把乐队赶走了,并且发誓要是他和Mercutio在警局门口干起来就再也不让他踏进警局一步。


 


Tybalt转过头去,看见了快要晕过去的Romeo和努力撑着他的Juliet。Tybalt又转头看了看另外一边,Capulet夫人已经晕过去了,而Mercutio那个身份显赫的救救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全场唯一还算正常的人大概也就只有Benvolio了。


 


 


Mercutio一定是故意的。


 


 


才订婚三分钟,Tybalt就已经后悔了。


 


 


 


*


 


 


 


“他们到底交往多久了?!”由于宿醉而意识模糊的Romeo问Benvolio。“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


 


 


“你不懂。”站在音响旁边的Benvolio捂着他疼痛的耳朵。


 


 


“我宁愿现在才知道。”


 


他痛苦的说。可显然没有任何人能理解他,Montague夫人甚至给了他一个你怎么不早说之后有你好看的眼神。


 


 


*


 


 


Benvolio看着那对又亲上了的家伙,绝望的想到。


 


 


我二十岁。


我好累。


 


 


 


 


 


 


 


 


FIN



评论

热度(115)

  1. 巴郡临江甘兴霸是阿色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