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郡临江甘兴霸

胡搞瞎搞

安灼拉你到底把我的酒瓶放在哪里了?

解宁:



昨天晚上 我走在格雷街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酒瓶
我还欠你 二十六个银币
你没理我   你不差钱



你回话了 (你?放心?)
叫我走开 (不要在此丢脸!)
酒鬼哪配有信仰 (Put that bottle down!)

可是安灼拉 我的阿波罗
你带ABC 上了街垒

你到底把我的酒瓶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的酒瓶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的!酒!瓶!放!在!哪!里了??

(卡祖笛)









穆尚找了 巴黎都找了
连伽弗洛什 我也都问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我要为你擦鞋啊

法兰西的儿子真的要那么拼吗
法兰西的鲜血真的能唤醒她吗
法兰西的天使真的就要去死吗

(卡祖笛) 









凛冽的风 六月的雨
麻厂街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醉意醺醺
安灼拉你在哪里

sancta patria  sancta patria
让这个乖乖的孩子回家吧
酒瓶啊酒瓶 你救拔我出来

(卡祖笛)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买一杯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买一杯
你能不能跟我一起最后喝一杯

(卡祖笛)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海德堡的大酒桶空了 雨下一天了
啤酒和烧酒 混一起喝吧
你就去建立共和国吧 让我睡着吧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会背二年宪法也没用    天不会亮了


我已醒来了  你会允许吗


枪声要响了







评论

热度(239)

  1. 巴郡临江甘兴霸解宁 转载了此文字